四方快遞電話
極端天氣非唯一罪魁禍首 美反思得州危機
發佈時間:2021-03-11 10:21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潤澤

“許多人很生氣,你們有權利生氣,我也生氣,在最需要基本服務的時候系統卻崩潰了,你們應該得到一個答案。”當地時間2月24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州長阿伯特在首府奧斯汀舉行新聞發佈會,承諾對電網運營商進行全面整改。然而,這對於2月以來遭遇一週多的斷電斷水、物資匱乏,在飢寒交迫中期待聯邦和地方政府解決問題,卻被各個機構及各層級政府“踢皮球”式推卸責任的得州民眾而言,顯然不是一個能夠接受的解釋。

美國媒體批評稱,百年一遇的極端天氣並非此次得州危機唯一的罪魁禍首,關鍵性基礎設施的固有缺陷和年久失修、當地政府對極端天氣的預案不足、救災體制的“去中心化”弊端,以及各個機構及各級政府之間的甩鍋推責均難辭其咎,上述原因若得不到解決,當下一次災害來臨時,這樣的危機還將再度上演。

基建軟肋受重創

2月的一場罕見冬季風暴造成得克薩斯州至少21人死亡,多達430萬人斷電,經濟損失達數百萬美元。除斷電外,冬季風暴還導致得州供水系統癱瘓、超市供應鏈中斷。截至記者發稿時,還有一些得州民眾的家中飽受缺水困擾。由於應對災情不力,能源供應商和得州官員乃至拜登政府都受到美國各界的強烈指責。

阿伯特24日晚發表電視講話説,將對極寒天氣導致的大停電事件展開深入調查,並對當地電力基礎設施實施強制性防凍改造。自2月25日起,得州議會還對得州電力穩定委員會展開全面調查。然而,這一亡羊補牢之舉並未得到在災難中苦熬一週多的得州民眾的諒解。

圖為2月19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加爾維斯頓,維修工人在水管破裂處工作。CFP供圖

地處美國南部的得州極少遭遇極端低温天氣,而且這個著名的“能源大州”坐擁大量石油天然氣資源,本該是美國最不可能發生大面積停電的地方。然而,今年這場冬季風暴居然讓得州的電力系統癱瘓了,原因何在?

美國媒體認為,造成得州民眾一週多飢寒交迫生活的罪魁禍首之一,就是關鍵性基礎設施的固有缺陷和年久失修。這場天災正撞在了“能源大州”得州的基建軟肋之上。

根據得州電力穩定委員會發布的數據,2020年得州天然氣發電量佔比高達46%,是該州最主要的電力來源,風力發電佔比23%,隨後依次是煤電、核電及太陽能發電。然而在極端低温下,天然氣井與風力渦輪機凍結,天然氣供應管道崩潰,低温還導致得州一座核電站的反應堆關閉,主要供電來源受到嚴重干擾,導致得州數百萬民眾生活遭受影響。

“這場危機發出了意義深遠的警示。”《紐約時報》評論指出,美國的基礎設施多是幾十年前建造的,越來越多的極端天氣給老化的基礎設施帶來風險。

而且由於利益收效不明顯,美國企業不願在電網基礎設施的升級改造上進行投入,導致設備老化的問題愈發突出。據不完全統計,美國70%的輸電線路和電力變壓器運行年限超過25年,很多設備處在運行極限,隨時可能崩潰。

此外,得州是美國本土48個州中唯一擁有獨立電網的州,因而在遭遇極端天氣時,得州電網也難以獲得外援。

救災體制存問題

除了基建軟肋之外,美國各界在全面反思得州危機時還指出,目前的救災體制令美國在遭遇災害時缺乏統一協調、救災資源和相關人員無法得到有效利用和充分調度。

美國的救災體制以州政府為主,缺乏統一指揮,聯邦政府、州政府、市政府之間相互扯皮,不同機構之間也互相推卸責任,令災難前準備不足、災難中應對不力、災難後救援遲緩。

圖為2月19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奧斯汀,遭遇斷水的居民馬克·梅博將雪倒入桶中,融化成水使用。CFP供圖

近日,阿伯特就將責任歸咎於得州電力穩定委員會,因後者“曾保證得州的電力基礎設施為暴風雪做好了準備”。而得州電力穩定委員會首席執行官馬格內斯則辯稱,他們只負責電網的管理和運營,為電力設施進行防凍升級並非其職責。美國媒體就此評論稱,雙方推卸責任之意昭然若揭。

類似互相扯皮的場景也出現在州政府與市政府之間。得州休斯敦市市長西爾維斯特·特納認為,州政府官員缺乏領導力才是該州因寒潮襲擊發生大面積斷電的根本原因,“他們沒有理由尋找別的替罪羊”。得州馬諾市市長拉里·華萊士則抱怨稱,阿伯特等高層人物在災難來臨時的做法“讓人失去了希望”。

此外,得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被曝光在得州大停電之際與家人前往墨西哥坎昆度假。《紐約時報》的報道認為,“對於一個曾競選過總統且被普遍認為還會競選總統的雄心勃勃的政治人物來説,在危急情況下選擇離開,是一個特別令人困惑的決定”。究其原因,克魯茲或許也認為,救災是州政府、得州電力穩定委員會的責任,與他這個代表得州的參議員毫不相干。

兩黨藉機互攻訐

就在得州民眾在寒冬中忍受斷電停水之時,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卻忙着互相攻訐,硬生生地把民生問題變成了政治問題。

得州的災情,儼然已經成為一個“政治皮球”,政客們忙着藉此打嘴仗,而不是努力救災亦或探究得州能源困境的成因。

數年以來,民主黨一直將應對氣候變化作為主要施政綱領之一,因此大力推動新型能源設施建設,推動風能、太陽能和核能取代石油和天然氣等傳統能源,以降低碳排放。而共和黨人則認為新型能源技術還不夠成熟,不能提供可靠的能源供給,“關鍵時刻還得靠傳統能源”。這次得州斷電就給雙方提供了一個互相攻訐的平台,各自借題發揮。

圖為2月19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奧斯汀,人們排隊購買必需品。CFP供圖

身為共和黨人,阿伯特藉此次災情,將矛頭指向拜登政府支持的清潔能源系統,聲稱風電和太陽能關閉是造成該州電力匱乏的原因,並稱這表明“化石燃料是必要的”。

阿伯特此言獲得美國政界多名保守派人士的贊同。得州聯邦眾議員丹·克倫肖在社交媒體上指出,得州斷電是新能源供電不給力,傳統能源用得太少而不是太多。得州農業廳長錫德·米勒甚至在社交媒體上説:“風電發電裝置不應該再添了……讓綠色能源和氣候變化見鬼去吧!”

讓我們再看看民主黨怎麼説。民主黨聯邦眾議員羅·卡納説,國會應調査得州斷電事件,檢視為什麼化石能源供電失敗了,以及什麼人在散佈針對新型能源的謠言。

總體來説,共和黨人將得州能源危機甩鍋給新能源,民主黨人則認為斷電在於傳統能源供應鏈出了問題。雙方第一時間關注的焦點都不是救災和反思,而是互相抹黑。因此,這場引發世界關注的得州危機,還有可能再度在美國上演。

責任編輯:張小軍
8446044